当你在讨论996时,这群北漂打工者却在写诗和唱歌丨凡人时代

2019-05-13 10:34:00 来源:冬呱视频 点击量:8034 分享到:



皮村,北京五环外的城中村,距离北京机场10分钟。在范雨素的《我是范雨素》一文爆红网络以前,这个地方没有多少人关注。五一劳动节前夕,冬呱团队来到了皮村“工友之家”。


- 这是冬呱的第 201 期原创 -


//////////


皮村的诗

  Pi Cun's Poems  


胡小海是这么形容皮村的,“理想的试验田,现实的开荒地”。

 

在他眼里,皮村是他的家,更是他31年来生活得最快乐的地方。

 

胡小海是80后,河南商丘人,15岁便辍学打工,一直辗转于南方各大工厂里。为了打工,他来回跑了有十个城市。做过服装厂工人,电子厂装配工,油漆工,服务员,房产销售员等。

 

整理二手衣服的胡小海


已过而立之年的胡小海换了那么多城市和工作,但从没换过理想——做一个诗人。

 

胡小海爱写诗,以前在厂里工作时,他就爱在车间里写诗。每天兜里揣着几张纸和一根笔,灵感来了垫着纸就开始写。他的字写的不大好看,工友们和车间主任看不懂他写的字,嘲笑他是在鬼画符。

 

每写完一首诗,胡小海都会在休息时跑去网吧,把纸上的文字誊到自己的QQ空间上保存下来。我问他不能攒一攒一块儿誊吗,他说不能,因为那些纸上的诗一旦过了三天,他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

 

胡小海的书架


海子是胡小海最喜欢的诗人,所以他改名叫做“胡小海”。他羡慕海子赤诚的灵魂,希望自己能像海子一样真诚地面对自己。他热爱写诗,诗歌让胡小海在重复的生活状态和疲乏的精神世界里找到一个突破口

 

可是周遭工友的嘲笑和不理解,让胡小海渴望找到和自己一样热爱文学的人,给灵魂找一个归属感。

 

飞机飞过皮村上空


2016年,胡小海通过网络结识了歌手张楚。张楚给胡小海寄了一套书,鼓励他坚持自己的梦想,并且还推荐他去皮村新工人艺术团。

 

胡小海来到皮村工友之家之后,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并不孤单。工友之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和他一样,是从农村老家来北京打工的,他们都对文学,艺术,和音乐有着很大的热情

 

坐在屋顶弹唱吉他的胡小海


这里有乐队,有话剧社,有文学小组,有工人博物馆,甚至还有在国内不常见的二手商店。而现在的胡小海,一边负责二手商店的进货和卖货,一边加入文学小组学习更专业的写诗技巧。

 

胡小海在这里找到了很大的归属感,漂泊31年的灵魂,终于有了落脚之地


皮村的歌

  Pi Cun's Songs  


许多是胡小海在皮村工友之家见到的第一个人,他是新工人艺术团和皮村工友之家的创始人之一,而孙恒是另一个

 

许多是浙江人,1999年来北京的时候,想做一个摇滚歌手。

 

许多(左)和工友们排练话剧


他从家里跑到北京学了两年电吉他,毕业以后就去地下通道卖唱。在卖唱的时候,他认识了从河南辞职来到北京的流浪歌手孙恒。

 

孙恒在来北京以前,是老家一所中学里的音乐教师,他是不顾家人反对,偷跑到北京的。和许多相遇时,孙恒刚刚结束自己的“全国巡演”,决心从唱自己到唱工人。

 

孙恒带领新工人乐团排练


孙恒至今都记得触动他为工人歌唱的工友彪哥,安徽人,话很少,只是埋头干活和吃饭。一天,他把手伸到孙恒面前说:“你看,我只有这双空空的手,但我要靠这双手养活我的孩子,老婆,爸爸妈妈。”


孙恒在回忆彪哥的故事


他说不怕这些辛苦,但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从农村来到城市,用自己的双手、智慧和血汗盖起了高楼大厦,建起了大街桥梁,却得不到城里人的尊重

 

这件事对孙恒的触动很大,他决心替工友们把心里话唱出来。2002年,孙恒和许多成立“打工青年艺术团”,他们创作的第一首歌就叫《彪哥》。

 

打工青年艺术团早期演出(素材来自艺术团)


2004年,打工青年艺术团出了一张专辑叫《天下打工》,拿到了75000元的版税。两人在演出时看到很多城中村,外来打工人员子女到了上学年纪无法上学,却满村子乱跑。他们决心用版税建一所打工子弟学校,跑遍北京所有的城中村,最后选中了皮村。

 

2005年他们创办皮村打工子弟学校——同心实验学校。之后孙恒和许多两人把打工青年艺术团根据地搬到了皮村,改名叫新工人艺术团,创办了工友之家和打工博物馆。又组建了文学小组和话剧社


皮村的文字

  Pi Cun's Words  


皮村文学社是皮村工友之家最知名的一个群体,这里有写出10万+文章的范雨素,有后来被改编成话剧的写诗的胡小海,也有靠打零工为生的50岁的郭福来,一直做育儿嫂的李文丽。


皮村文学小组课堂


来参加文学小组的都是热爱读书和写作的工友们,他们大多数的写作素材都来源于自己的生活。

 

郭福来下一部作品是为村子里的“流动儿童”们写的,名字叫《燕子的春天》。虽然皮村有了打工子弟学校,但孩子们却只能在这里上到小学,小学毕业以后他们就要回到各自的老家,从“流动儿童”变成“留守儿童”。

 

公交车上沉浸在书中的郭福来


郭福来46岁才从河北老家出来打工,他比皮村的很多人都多了份沧桑感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但当提到文学和写作时,他又有着一颗年轻的赤子之心

 

他爱读书,也爱写文学作品,打趣自己如果把看书的时间都用在工作,生活一定比现在过得好。

 

他喜欢史铁生的文字,喜欢文字中表达出来的遇到困境不气馁,遇到挫折却仍向上的心态。他说这和他自己很像,虽然他们生活在不太满意的苦难中,但永远不能自暴自弃,怨天尤人。

 

正在写作的郭福来


同是文学小组的李文丽是一个全职育儿嫂。住在雇主家,24小时看护雇主的宝宝。她说以前在老家自己就像是“封建社会”的女人,虽然很爱读诗歌,也会偷偷的写一些诗,但却从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更不敢说出来。


李文丽对未来没有太多的想法,但她明确的知道遇到文学小组以后,自己的思想越来越开放,整个人在慢慢发光

 

李文丽陪雇主家孩子玩耍


虽然每周只有周六一天休息,但她仍愿意花上两个多小时,从市区到文学小组听课。李文丽觉得文学小组更像是她的家,因为在这里没有嘲笑和鄙视。

 

她从文学小组里得到了很大的勇气和很多的感动。现在她不仅敢站在大众面前朗读自己的诗,也敢和工友们一起讨论对文学的不同看法。甚至,也敢把自己写的诗拿给家人看了。

 

李文丽获奖得来的书


//////////


皮村一直都被划在城市拆迁的范围内,什么时候拆也成了村民最常讨论的话题。只是和欧易博国际娱乐官网村民盼望着拆迁不同,皮村2万多外来打工者焦虑的是,皮村拆了,工友之家不在了,他们在北京还会有家吗?

 

孙恒他们在年初把新工人艺术团更名为新工人乐团,开始写关于皮村的新歌,以小海的故事为原型的话剧也在紧锣密鼓地排练着。


同心实验学校合唱团演唱《夏天的名字》


李文丽趁小孩儿睡着时又往文学小组群里发了一首刚写的诗,郭福来在结束一天劳动后,拿起笔开始写那篇《燕子的春天》。


持续一周的采访和拍摄结束了,在回程的路上,望着车窗外渐行渐远的皮村,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郭福来说的一句话:


“天性被世俗洗过,希望还在路上走着”

 

但愿皮村工友之家的希望,从来不会消失



导演&剪辑/ 陈 玮

摄像/ 麻子正 程红森

文案/  奕 茗

混音/ 王宜谦

制片/ 孙娟 白阳 


—— 最近大家都在看 ——

(点击下面的图片就能观看)

??

  

     

  

  


分享到: 编辑:卢月丽 统筹:孙娟